当前位置:主页 > 常规教学 > 校园期刊 >

校园期刊

那些花儿

作者:      来源:      发布日期:2014-10-24 21:35  

那些花儿      

     ——教学随想

前几天,偶然在电视节目中,听说到日本作家川端康成在他的散文《花未眠》里讲了一次“不期而遇”的事:在凌晨四点的时候,他一觉醒来发现宾馆的海棠花未眠。他说“花未眠这众所周知的事,忽然成了他新发现花的机缘”。

花未眠,于我却是第一次听到这么描述花开。内心真的确有一阵久久的激动。是啊,“美是邂逅所得,是亲近所得。这是需要反复陶冶的。”

这让我,在离开校园,又再走进校园,完成从学生到老师的角色转变的今天,忽然想起我的“那些花儿”。不过,不同于川端康成的是,我没有感到花开时,那哀伤的美,感到的倒是花开时的灿烂和温暖。

我的那些花儿,我的学生们,你们都好吗?

还记得我第一次站在讲台上,看到那些青春洋溢的孩子们的笑脸,似乎听到了花开的声音。恍惚间,我仿佛看到了当年的自己,那些堆满书本的课桌,那些不知道大学是什么概念的岁月。我深深感知我们这些山里生长的孩子的不易,忽然间很感动。想要尽最大努力,来完成自己的职责:指点他们的迷茫,引导他们学习获得知识的能力。

不久的将来,学生最终都会陆续结束学生生涯,回归社会,回归生活,将不断遇到各种选择,他们需要拥有自己的判断能力,客观冷静地辨别是非曲直。并欣悦拥抱与勇敢坦然的去接受生活所赐予的美好或困境。我希望在教会学生科学知识的同时,努力在自己能力范围内训练学生的独立思考能力。希望他们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,希望他们永远都有这样灿烂的笑脸去面对生活。

在教学过程中,一个有趣的现象是,站在讲台上,学生在下面的“活动”都一目了然,谁神采飞扬的左顾右盼;谁充分发挥坐在中间的“优势”情态:招惹完左边的同桌又去招惹右边的同桌;谁又低头在拨弄头发;谁两眼盯着前方直发愣;谁…….这些都跟当年的我们有些相似,我一般会温和的提醒一两次。学生也有不理解我,也会让我生气,过后再一想,也觉得是可以释怀的,毕竟他们现在处在这个年龄,正是叛逆的时候,加上认知能力有限,对很多事情还缺乏足够的了解。

当然, 他们以后不从事这个职业,有一些事情,也许永远都无法理解。不过,这些都不重要,就像很多同事所说的,教师这个职业,作为一种谋生技能,大多干的都是良心活儿,站在那儿就要对的起自己的良心。可是,教书作为我们必须体会感悟到的,恐怕更应是不同一般的生活态度和生活方式,爱每一个学生,平等对待他们,并尽最大可能照顾每一个学生的学习情况,提醒并更正他们的错误,只要站上讲台,我们就会不由自主地去做,或许这也是传说中的职业病。

我的一些学生们,虽然已不再坐在我的讲台前,但是会像盛开的花儿一样,芬芳在我的记忆里。

当我走下多媒体讲台,走在这个台阶式的校园里的时候,我想起了我的老师们。你们都还好吗?

曾经,我讨厌过某个老师,原因只是因为在我迟到的早晨,总发现他早已堵在教室门口;曾经,我甚至恨过某个老师,原因只是因为他提问我,我开口了,可是还是跟没开口的同学一起站着,下课时才宣布是惩罚我们的不记笔记。当我数次站上讲台后,我忽然间明白了我曾经的老师们,明白了你们的良苦用心。也许,如果不是以老师的身份站在讲台上,我永远都不会明白一些事情,一些关于我的老师们的事情。今天,我想起你们,内心有一种花开的声音,让我充满温暖。

我的老师们,就像那些花儿,很久不再见,却以花开的姿态温暖在我的记忆中。我默默的想念你们,祝愿你们一切都好。

正如川端康成所说,他之发现花未眠,大概是由于他独自住在旅馆里,凌晨四时就醒来的缘故。也许,生活中的很多人和事就像那些未眠的花儿一样,一直美丽的、静静的候在那里,等着我们在某个心境下,某个背景里去发现,去了解。可遇而不可求的遗憾,其实,在很大程度上,是不是就应该理解为还没有那种感悟参透身边那些事儿,所蕴含的情意理呢。